小说570 > 历史军事 > 嫡女贵嫁 > 第四十一章、永宁侯世子的下场

第四十一章、永宁侯世子的下场

许离鹏从府里出来,这个时候他还想去衙门看看,之前说的那个职位有些眉目了,就在这两天时间,说是会让他可以入职。

不是那种虚的职位,是真的实职,虽然小了一些,但是将来无限可能。

科考,许离鹏从开始的时候就没打算考,外面虽然传他文彩风流,但这风流的文彩,也不在科考上。

他是永宁侯世子,就冲这一点,他就觉得高人一等,不需要和那些人一些去争什么科考,如果不是他当时的亲事受损,怎么着也不会弄到现在这种地步,站定在府外的时候,细眯起眼睛往外看了看,今天的天气不错。

在这里等着马车从侧门出来。

拉了拉衣袖,想起府里的段氏,心里莫名的烦燥,他所有的不好似乎都是和段氏有关,从和曲府解了亲事,之后又和段氏订上,到现在娶了段氏进门,把自家府上搅了个天翻地覆,想到段氏,方才的好心情立时没了。

脖子处隐隐的发疼,就因为自己多纳了二个妾,段氏没给自己脸面,狠狠的给了自己一爪子。

想起前几天被段氏打断了腿的一个妾室,许离鹏烦燥不已,这天色也没那么好看了。

段氏可真是一个泼妇,早知道还是曲莫影好,不过现在的他只能仰望这位曾经的曲四小姐了。

早知今日,他当初怎么着也得早早的把人订下,怎么也不可能弄到现在这个地步。

心头烦燥不已,他已经成亲的,不过他的亲事办的极简单,一方面固然没有多少人对他这么一个永宁侯世子的婚礼感兴趣。

再加上他还曾经退了曲莫影的亲事,现在曲莫影又是英王妃,怎么看这个时候都不应当少往永宁侯府凑热闹,这也使得许离鹏的亲事冷冷清清,完全不象是一位侯府世子的亲事。

想到这些,就没有一件事情是顺心的,许离鹏烦燥的跺了跺脚,不想再想这些让他烦心的事情,自此之后,他的前程就不只是永宁侯世子了,在别人不注意的地方,他会重新站起来的。

他偏过头,看到马车已经从偏门出来,只是有些慢,他不想再等了,抬腿往那边走过去。

忽然感应到自家府前的场地上有其他人出现,停下了脚步,回头去望。

却见一队人冲了过来,看清楚那队人之后,许离鹏脸色大变,脚下一踉跄,但随既稳住自己。

自己没干什么事情,不会让人知道的,一定不会让人知道的。

心里这么想的,却觉得眼角狂跳了一下。

“永宁侯世子,一件事情牵扯到你了,请跟我们走一趟。”当先的那人居然是认识许离鹏,看到许离鹏就站在大门前面的台阶处,上前两步,问道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许离鹏厉声道。

“刑部衙门的人,许世子,请吧!”当先这人向后退了一步,还算有礼的伸手一引,只是神色冰寒。

这是刑部衙门的人,许离鹏也认识他,之前为了谋那份职位还见过,双方当时算是见过笑过的关系。

这位当时还对许离鹏很友善。

“有什么事情?”许离鹏定了定神,问道。

“一件重要的事情,许世子,请吧!”那人催促道。

“等一下,我去跟父亲说一声,之前还有重要的事情没跟父亲说。”许离鹏抬眼看向出来的马车。、

马车就停在一步开外,他的小厮也站在马车旁,看到他被刑部的人拖住,慌的乱了神,正想过来,却被许离鹏暗示着站下脚步。

“许世子,事情紧急,不管是谁,这个时候都不能误了英王殿下的事情,请吧!”刑部的人话说的客气,态度却没有一丝软化,这是一定要走的意思。

许离鹏用力的咬了咬牙,而后缓缓的呼出一口气,告诉自己不要谎,一定不是自己想的样子,于清梦不可能供出自己的,供出自己她就真的完了,她什么也没有,除了自己,没有一个人愿意供着她的。

她之前也说了,就算是死,也不会把自己说出来的。

不过是带自己去问问罢了。

“既然大人这么急,那就走吧!”许离鹏强拉出一丝笑意道。

“请!”刑部的人见他如此行事,还算有规矩,也就没难为他,点点头,示意他先走。

许离鹏的手对着小厮的方向轻轻挥了挥,伸出大拇指对着的是东宫方向,连点了三下,然后转身大步离去。

他不能不去,也不敢不去。

但他又怕去了就回不来了,这才让小厮去给太子府传个消息……

永宁侯世子谋逆,暗中派人刺杀英王,这个消息传出来后,所有人都震惊了。

永宁侯世子怎么有胆子做这样的事情,他真的不怕连累整个永宁侯府吗?

许多人都觉得不愿意相信,永宁侯世子虽然名声已经不怎么好了,但必竟行为举止还是温雅的世家公子样子,怎么就敢做这样的事情。

之前还听说他跟太子妃有一点关系,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吗?

许多人猜测不已的时候,皇上已经下旨,削了永宁侯的爵位,贬为庶人,永宁侯世子定罪发配边境。

最后能留下一命,据说也是英王仁厚的原因。

这个所谓的英王仁厚,许多人都不太相信,但最后发现居然还真是,照许离鹏暗中派刺客掩藏在英王府的事情,英王如果不依不饶,整个永宁侯府获罪不说,这位曾经的永宁侯世子必然是不得活的。

能留下他的命,只是发配,让许多人大为意外。

英王不再是杀戮的代表,不再只是鲜血堆成的王位,居然也有些仁厚,和他们以往感觉中的有些不同。

朝堂上面原本有人打算就这事情参奏英王的,一时间没了声音,谁也没想到英王会这么大度的把许离鹏放了,这么做已经是最大的仁厚了,总不能让许离鹏什么事情也没有吗?

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的几本折子,哪怕写的再天花乱坠,这时候也用不上了,许多人熬夜爆肝写成的锦绣文章,自以为一定能打动皇上的,最后都不了了之,胎死腹中,谁能想到事情的结果会这样。

太子裴洛安坐在书房里,脸色一如既往的苍白,还带了些焦急。

一个内侍匆匆上来:“殿下,人已经处理了!”

“好。”裴洛安点了点头,松了一口气,装好他是让其他人接触的许离鹏,现在这个人解决了,就是死无对症了,就算许离鹏说是自己,自己也会表明不是,没有证据,必然是许离鹏污告。

怎么会是行刺裴元浚?

这事他到现在也莫名其妙,那个女子是许离鹏推荐的,说是送进去很好用,就算出了事情,都会被推到英王妃的身上,必竟这个女子和英王妃是有私人恩怨的。

如果不出事情,那当然最好了,他只是往英王府安一枚钉子,安一枚不可能牵扯到自己身上的钉子。

英王府是他最难以插入人手的地方,有这么一个机会,他必然会试试。

也因为这一点,觉得许离鹏也不是一无是处,之前还开了口,暗示许离鹏是个可用的,让人给许离鹏安了一个职位。

可这才几天,居然就闹出这样的事情,差一点还牵扯到他,如果不怒。

眉头紧锁着,挥了挥手,示意侍卫下去。

伸手按揉了一下眉头,烦燥不已,只是一个棋子罢了,怎么就不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,早知道许离鹏这么不经事情,他当初就不会看好他。

这样的人,也怪不得英王妃会退了他的亲事,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,就光是架子好看,永宁侯府被这么一个花架子继承,迟迟早早的也是这么一个下场。

英王妃那么一个人,如果嫁给这个花架子,可真是亏死了。

莫名的想起英王妃,总觉得这位英王妃的身上有季寒月的影子,不是很强烈,必竟两个人的容色是完全不象的,一个娇美中带着些些英气,另一个柔美中带着些媚意,但不知道怎么的,裴洛安就是这么认为的。

又伸手按了按眉心,又想到当时发生事情的时候,不知道英王妃在不在?是不是被吓的晕过去,象她这样的女子,又是这么娇弱,必然是被吓到了,也不知道许离鹏安排下的那个女子怎么就敢真的行刺。

心里又多了一些烦燥和矛盾,解说不清楚。

走到窗前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才压下一些烦乱的感觉,这件事情与他无伤,许离鹏也不算得什么。

最多就是少了一个钉子罢子,钉子可以再安排,许离鹏反正是完了,这以后再安排人的时候,自己要更小心,切莫真的让裴元浚抓住把柄。

想到自己这位当朝的太子,居然让一位普通的王爷挟制住,眉头又紧紧的皱起,背在身后的手用力的握了握,他日,登上皇位,第一个就拿裴元浚开刀,这么多年的憋屈,他必然是要报的。

至于英王妃,看在寒月的份上,他也不是不可以留下她一命的……

太子这里浮想联翩,已经想到他登基之后的好事了,其他人却不是这么想的,许离鹏一事牵扯的可不只是他这个太子府……



最新小说: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[综] 和氏璧 飘零三国 上将军 太子家有朵霸王花 盛势清欢 纨绔世子妃 天唐锦绣 南风知我意 凶宅笔记